中國真有那麼重要嗎,值得奧巴馬總統在一周之內兩次公開揶揄我們?繼本月2日在隨身碟《經濟學家》雜誌上主張要對中國“強硬”之後,他又在8日接受《紐約時報》專訪中宣稱中國“搭了(美國)30多年的便車”。他對《紐約時報》說,“我有時甚至會調侃說,我們能像中國一點嗎,沒有人指望他們做任何事情。”
  奧巴馬是針對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弗里德曼的提問說這番話的。後者的問題是:在伊拉克問題上,人們總是看著奧巴馬的言行,而中國是目前伊拉克最大的能源投資者,總統是否想對中國說,到了你(中國)應該成為一個持股者,而不止是搭便車隨身碟的時候了。
  這一租辦公室唱一和,乍一聽還像是蠻有道理。中國這幾十年的崛起難道不是在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中實現的嗎?中國又為這個秩序做了些什麼呢?
  美國看來的確有些衰落了,變得斤斤計較,要跟中國算細賬了。從這個角度說,中國不妨理解一下美國的“小心mSATA眼”。
  然而理解歸理解,道理還是要說清楚的。首先,中國在現有國際秩序下發展,沒另搞一套,西方一直是歡迎的。與此同時,中國不是“吃白食的”。且不說中國向世界熱點地區派出了多少撥維和部隊,單說經濟領域,在上世紀末亞洲金融危機和後來的全球金融危機中,中國都做了重要甚至關鍵的穩定器。中國購買美國國債及向包括西方國家在內的大量海外投資,極大促進了全球經濟的穩定與複固態硬碟蘇。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能替代中國的這些角色。
  而伊拉克這樣的安全危機,完全是美國失敗的中東政策導致出的惡果,奧巴馬現在是被迫幫小布什政府擦屁股,根本賴不上中國。11年前,中國是堅決反對美國出兵伊拉克的大國之一,當時的美國不可一世,立志要鏟除薩達姆,用民主“改造”中東,以後發生的一切,大體屬於美國自作自受。
  我們並不反對如今到了中國承擔更多責任的時候這一說法,但這些責任是什麼,不能華盛頓說了算。我們不會以美國的利益為中心,界定我們的國際責任。美國的利益不等於人類的利益,這是個並不高深的問題,華盛頓不應裝扮天真和無辜。
  說到底,“中國責任論”是美國在一些熱點受挫並痛感力不從心時製造出來的發泄口。美國和西方在大中東地區所做的干預極不成功,它們漸漸發現中東的事情有其內在邏輯,不是能按照西方意志強扭的。看到中國沒跟著一起陷進去,它們很不舒服。
  事實上,在美國和西方變得不那麼自信時,中國無論怎麼做,都難不落埋怨。如果中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表現得很積極,恐怕會被扣上“具有野心”的帽子。這裡的不確定性實在太多了。
  即使有這些複雜性,世界對中國的期待逐漸在變是一個大趨勢。多與美國和歐洲合作,參與今後國際公共產品的營造,這應是中國關於未來的嚴肅思考。
  確實,國際責任並不總是意味著負擔。在為國際秩序做出貢獻的同時,中國應能在當前國際形勢快速變化的進程中推進本國國家利益。中國不謀求自己的利益有多特殊,但我們可以追求各方利益的最大公約數,現在看來這樣的機會是存在的。
  西方不時表現出希望中國的全球外交比現在更活躍,這意味著什麼,讓我們一時琢磨不透。奧巴馬反反覆復“祥林嫂”一般的抱怨我們自然不能接受,但對這些抱怨,我們或許不應只是警惕和反感,我們應當同時看到機會。▲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雪橇

mgpnfenwue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